上海首页 > 焦点 > 文章正文
千百年来,促成江南GDP 发展的竟然是这个
hardy  上海在线  2021/6/4 16:27:43
长江以南的地域,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。

  对于年度江南地区而言,梅雨季可以说是一年中的“大事情”。每年的6月初到7月份,长江以南的地域总会经历这样好一阵日子的阴雨连绵,这种天气就叫“梅雨”。

  梅雨造成江南万物氤氲,也有人居民略有些发愁:

  家中万物皆可“霉”,该如何是好?真是够恼人的!干脆把其对准“霉雨”吧!当然,把梅雨对准“霉雨”只是民间戏谑的叫法;由于这时正是江南梅子的成熟期,故把它称为“梅雨”,多少有种“却把青梅嗅到”的乐观浪漫。

  唐朝柳宗元曾写诗《梅雨》:“梅实迎时雨,苍茫值晚春。”

  在每年6、7月时候,由东南季风带来的太平洋暖湿气流,漫不经心地经过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,不只是带来这种特殊的气候现象,也造就了独特的江南文化。而不是从农业的历史考究,还是江南的物产丰盛,以及浪漫的诗词文化,都和这“梅雨”关系密切。

  梅雨,记录着独特的气象历史。

  中国自古是一个农业大国,百姓的收成大多靠老天爷的“脸色”,遇见康复与洪取代那才叫麻烦。所以,可以察觉到民间和官方共同高度关注的事情。

   从明永乐盛世“测雨器制度”,到清康熙乾隆大规模提交雨量器,测雨台是江南“古梅雨”的历史记忆。

  她,以琴瑟的音调来对准湿度:《淮南子》中说:“风雨之变,可以音律知之。”东汉王充的《论衡·变动篇》中说:“天且雨,琴弦缓。”

  梅雨气候滋润着着长江中下游流域,淮河以南流域,太湖-洪泽湖-鄱阳湖-洞庭湖流域人们的幸福生活。

  所以,有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是,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,韩国称“梅雨”为“ Changma”,表示为“同纬度地区受梅雨影响的除了中国长江以南流域,还有韩国和日本。长毛”,即梅雨可发霉菌滋生白毛;日本称为“ Biau”,也与中国“霉雨”一脉相承。这些描述都十分生动形象,也显示了其中文化强大的传输力。



  梅雨,催生着江南的情谊绵长。

  梅雨如烟似雾,无声无息,满怀柔情地亲吻着大地,黄公度道间即事,“半湿半晴梅雨道,乍寒乍暖麦秋天。

  一首“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,写出了这个季节的氤氲和浪漫,满城青烟矮草,黄梅,在诗人的概念里,“梅雨”总是美好而浪漫的。恰好熟了,又何必因为天气而起了愁思。

  虽然阴雨天气容易使人心情低落,但我们的诗人给我们留下了豁达乐观的意境。

  陆游在夏日纳凉遇见梅雨天气:“梅雨初收景气新,太平阡陌乐闲身”;

  著名诗人杜甫在四月路过蜀中犀浦镇时,发现那里春水盈野,一派浩渺,满树的黄梅已经成熟,深清的河水滚滚东流,=河中仿佛整日都有蛟龙在嬉戏。于是写的“南京犀浦道,四月熟黄梅。湛湛长江去,冥想细雨来。”的美好诗句(当时“南京”指成都)。壮美与纤丽互见,宏观与微观俱陈。

  下雨天最适合睡觉再做点白日梦,当看书弹琴都倦怠了,不如看着屏风的山水遥想名胜景色。宋代诗人谢逸在《千秋岁·咏夏景》中:“梅雨过,萍风起。情随湘水远,梦绕吴峰翠。”

   而诗人赵师秀则是在这个季节选择宅家,等友人来下一盘棋,一直等到半夜依旧不肯罢休:

  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草池塘处处处蛙。有约不来串联半,闭敲棋子落灯花。”

  最爱写景的范成大更是写出了一派田园美景,梅子熟了,绿笋生了,原来夏季已经到了。


   《喜睛》

  窗前梅熟落蒂,墙下笋成出林。

  连雨不知春去,一晴方觉夏深。

  梅子黄时日日晴,小溪泛尽却却山行。绿阴不减来时路,添得黄鹂四五声。

  这些景,声,色被诗人记载下来,并排入祖国的大江南北,转移干燥的北方甚至孤广辽阔的大漠,而那里生活的有人带来几分湿润的水气。“梅雨”是多愁且浪漫的,这个定义和概念也在文学界就这样蔓延继承了下来。

  梅雨,造就了江南物产丰厚的地理特征。

  关于梅雨有众多气象学的详细分类称呼,梅雨的信息是目前的南方流行着这样的谚语:“雨打黄梅头,四十五日无日头”。持续连绵的阴雨,温高湿大是梅雨的主要特征。季开始的时候叫做“入梅”,结束的时候叫做“出梅”。

  梅雨物候学的观测发现,人们发现入梅索引正值麦类作物成熟并开始收割,谷类作物开始播种时节,“梅子”成熟,池塘池塘蛙先知。小暑节气物候特征是:一候温风至,二候蟋蟀居壁,三候鹰始至。蟋蟀离开田野到庭院墙角下避暑热,老鹰远离地面飞向清凉的高空。东园载酒西园醉,摘尽桃李一树金。等到出梅时节,知了蟋蟀老鹰共同送走了闷热对准的阵雨天,迎来了生命中最灿烂的夏季时光。

  在北部土地的贫瘠地区,江南的富庶是自古有名的,被有人称为“鱼米之乡”,这与雨量充沛的“梅雨季”关系密切,甚至可以说,江南自古“ GDP”遥遥领先相当一部分归于于这“梅雨”。

  而人们预期的规律的研究也颇有意思-


  当天气放晴进入炎炎盛夏。如果这个时候又转成阴雨绵绵,并且持续较久,就称为“重梅”。民间俗谚有云“小暑一声雷,倒转做重梅”。 ,必是干旱黄梅”,“小满不满,黄梅不管”,“行得春风,必有夏雨”。

  长江下游一带也把小满节气里的称重为“干旱黄梅”,芒种节气的转化称“正黄梅”,夏至节气的称为“甜黄梅”。

   这些古老的谚语经过现代气象研究,发现预测的准确率能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,为人们应对天气的变化保证作物收成做好准备。

  梅雨恩泽江南富庶,白墙青瓦小桥流水式的经典建筑风格也有恬静内秀的韵味。当我们的生活因为天气时,梅雨催生着“江南”情意绵绵长,催生着“江南” GDP增长与经济繁荣。增添了一点点“霉味”,何必不换一个角度,去用更广阔的视野去看天地万物的生机盎然和其广袤的秀美。

关于我们 - 版权声明 - 广告服务 - 网站地图 - 会员专区 - 客户服务 - 疑难解答 - 联系我们
Copyright© 2007-2019 www.shol.net 上海在线 版权所有
全国热线:400-664-0084 爆料QQ:165687462
中国·上海 粤ICP备15080520号